Xiao-Le Deng

《卡片笔记写作法:如何实现从阅读到写作》的读书笔记

2021-08-06 16:00
#Notes #Book #Write

本页面的内容来自于:卡片笔记写作法:如何实现从阅读到写作-申克·阿伦斯

不写,就无法思考

“不写,就无法思考。”(卢曼1992,53)

中文版序

与柏拉图式的传统思维关注计划、目标、身份以及顿悟不同的是,卡片盒笔记依赖一种非线性的方式,即缓慢而稳定的改进,促进思维产生持续、微妙的变化,并且事物间相生相依。

以新的和意想不到的方式,将不同的想法汇集在一起,从而产生新的想法。

推荐序一 像卢曼一样写卡片

卢曼经常使用的索引可以分为以下四类。

  • 第一类是主题索引。当某个主题的内容积累得足够丰富,卢曼就会做一张主题索引卡,对这个主题进行概览。主题索引卡上会汇集所有相关笔记的编码或链接,每条笔记会用一两个词或一个短句简要说明核心内容。这类索引,相当于给了你一个进入某一主题的入口。
  • 第二类与主题索引类似,只不过不是对某一主题的概览,而是针对盒子里相近位置的卡片所涉及的所有不同主题进行概览。
  • 第三类是在当前卡片上做索引,标明这条笔记逻辑上的前一条是什么、后一条是什么(这些卡片在盒子里的位置可能并不挨着)。
  • 第四类,也是最常用的索引形式,就是简单的“笔记-笔记”连接。两条笔记可能完全没有关系,把它们关联在一起,往往会产生出乎意料的新思路。

2019年,卡片写作世界出现了一个新的爆款软件——Roam Research,其背后的原理正是卢曼卡片盒写作法。

德国科学家丹尼尔·卢德克(Daniel Lüdecke)开发的开源软件——卡片盒笔记(Zettelkasten)。

像Room research、卡片盒笔记这类软件,在吸纳卢曼卡片盒写作法思想的基础上,做出了两个核心贡献。

  • 一是将文本的颗粒度拆分得更细。组块(block)是认知科学上的一个常用概念,文本组块正是这个概念的具象化。我们都知道,当你记忆一个手机号码时,比如,13912345678,很难直接记住。当你把它拆成139-1234-5678这样三个组块时,就更容易记忆。同样,我们在写作时,以大的单位很难记住,拆分成小的单位就更容易记住。写作时,用大脑直接记住的东西越多,写作就越不容易被打断,节省的脑力就越多。
  • 二是建立了一个“双向引用”关系。什么是“双向引用”?比如我在写当前文本组块的时候,输入一个相应关键词,就能自动搜索到有哪些文本组块引用过这个关键词;同样,在另一个文档中打开另一个文本组块,我也能知道这个文本组块被谁引用。

推荐序三 用卡片笔记积累你的知识复利

从本质上讲,卡片笔记写作法不是一种“技巧”,而是一个“系统”,一种存储和组织知识、扩展记忆以及生成新连接和想法的系统。简单来说,就是把你感兴趣或者将来可能会用到的知识收集起来,然后用一种像集装箱一样标准化的方式,去处理这些笔记,建立笔记之间的联系,供你使用。

重要的不是记录,而是更好地思考。

作者申克·阿伦斯还阐述了许多卢曼反直觉的思考方式,比如拒绝做知识的搬运工,必须用自己的话写下来;比如需要记录的是知识,而非信息;比如不需要进行机械分类,而是让关系慢慢地自动生长出来等。

译者序

曼改变了记笔记的方式,转而将笔记记到卡片上,收集到卡片盒里,并且经常思考某些笔记如何与另一些笔记建立联系。

以往教授笔记方法的图书多以两类为主:一类是教授记笔记的形式,比如一页纸法、九宫格法、思维导图法;另一类则以教授原理为主,如费曼笔记法、康奈尔笔记法、PQ4R法等。这些内容大多只能解决眼前的问题,即让大家把笔记记起来,但是久而久之积累下来的笔记将把我们引向何处却很少提及。

本书以卢曼卡片盒为核心的一整套记笔记流程,不仅可以让我们有效地记录想法,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想法还可以汇聚成想法集群,在我们学习其他内容时帮助我们理解,在我们需要输出时可以引用已有的素材创作出满意的作品。

用自己的语言,以标准化的格式记下笔记,再在笔记之间建立联系,产生更多新的想法了。

为了形成这套工作流程,我们需要先自己阅读本书,然后用自己的话记下自己的理解,并要巩固这些思考成果。之后选择一项不得不做的学习任务或工作任务,借助某个工具将书中的部分方法付诸实践。一段时间后,再结合使用经历回头重新看看,有哪些部分自己当时看的时候没在意,又有哪些地方自己看到了但是没能记下来,还有哪些自己记下来了却没能去应用。学习时,我们需要像剥洋葱一样,一层又一层地解构书中的原理;而运用时,则需要像在故宫修漆器类文物一样,分多次、分层地复原书中的原理。

导论

每个人都离不开写作。

写作在学习、研究和探究过程中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改善写作的组织过程才是最重要的。

本书旨在告诉你,如何将你的想法和发现,高效地转化为令人信服的书面作品,并在此过程中建立起一个卡片盒笔记宝库。在这个过程中,你不仅可以利用这个笔记宝库让自己的写作变得更容易、更有趣,还可以用来长期学习,产生新的想法。最重要的是,你每天都可以用写作的方式来推进你的项目。

每天的写作、记笔记和打草稿就像我们的呼吸一样,它对我们所做的工作至关重要。

综上所述,一篇论文的质量和写作的难易程度,更多取决于在确定题目之前为写作所做的准备。

第一章 绪论

卢曼也曾像大多数人那样记笔记,在文本的空白处写评论,或者按主题收集手写笔记,但过了一段时间,他意识到自己的笔记没有任何意义。于是,他改变了记笔记的方式。他没有再将笔记添加到现有的类别或相应的文本中,而是将它们全部写在小纸片上,并在纸片的角上编号,然后将它们收集到卡片盒中。

卢曼对此一直是公开的,他经常提到他的生产力源于他的卡片盒。

要想在学术和写作上取得成功,离不开聪明才智,但如果缺乏一个外在的系统来记录和组织你的思想、观点和收集到的论据,或者你不知道如何把这个系统融入日常工作中,那么你的劣势就会非常明显,根本无法用高智商来弥补。

卢曼有两类卡片盒:

  • 一类是文献卡片盒,里面有文献和对文献内容的简要说明;
    • 另一类是主卡片盒,主要是他针对所阅读的内容收集和产生的想法。这些笔记都写在索引卡片上,存放在木质卡片盒里。

当他读到值得记录的内容时,就会在卡片的一面写上书目信息,在另一面对内容做简要的笔记(Schmidt,2013)。这些笔记最终会被放入文献卡片盒里。

接下来,在不久之后他会查看简要笔记,并思考这些笔记与自己的思考和写作的相关性。然后,他将转向主卡片盒,在新的索引卡片上写下他的想法、评论和思想,每个想法只用一张卡片,并只写在卡片的一面上,以便以后不必把它们从盒子里拿出来就可以阅读。卢曼的笔记通常简明扼要,一张卡片上足可以写下一个想法,但有时也会再加一张卡片来延展一个想法。

他在记笔记时通常会注意卡片盒中已有的笔记。而关于文献的笔记虽然简短,但他写得非常认真,与他在最后手稿中笔记的风格并无太大差别:都是用完整的句子,并明确地引用他从哪些文献中获取材料。更多的时候,一条新的笔记会直接跟进另一条笔记,并成为一个较长笔记链的一部分。这时他会在卡片盒中的其他卡片上添加上引用信息,其中有的卡片相隔不远,有的则是在完全不同的区域和相关文献中。有些笔记是直接相关的,读起来更像是评论,有些则包含了不太明显的联系,孤立存在的笔记很少。

卢曼并不只是照抄他所读过的文章中的观点或引文,而是将其从一个语境转化到另一个语境。这很像翻译,不同的语境用不同的词描述,但是要尽量真实地保持原意。用笔记记下“作者在某一章详细证明了他的方法”,比引用文中任何词句都更能充分地描述这一章的内容。

卢曼笔记的诀窍在于,他并不是按主题来组织他的笔记,而是以相当抽象的方式给它们编上数字。这些数字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为了永久地标识每条笔记。如果一条新的笔记可以直接指向一条已经存在的笔记,比如评论、更正或补充,或与之相关,他就直接把新笔记加在已有笔记后面。如果现有笔记的编号是22,新笔记就会被编为23号;如果已经存在23号,他就把新笔记编号为22a。他根据自己的喜好,用数字和字母组合,中间再加上一些斜线和逗号,能够分支出许多思想串。例如,一条关于因果关系和系统论的笔记编号为21/3d7a6,其后添加的新笔记就编号为21/3d7a7。

每当卢曼添加一条笔记时,他都会检查他的卡片盒中是否有其他相关的笔记,以便在它们之间建立可能的联系。直接在一条笔记后面添加新笔记只是方法之一,另一种方法是在这条笔记和(或)其他笔记之间添加一个链接,另一条笔记可以在系统中的任何地方。当然,这非常类似于我们在互联网上使用超链接的方式。但它们是完全不同的,关于这一点我会在后文中解释。如果把他的卡片盒看成是个人的维基百科或纸上的数据库,那将是相当具有误导性的。它们之间显然有相似的地方,但其微妙的差异才正是这个系统的独特之处。

通过添加这些笔记之间的链接,卢曼能够将同一条笔记添加到不同的上下文中。不同于其他系统一开始就有一个预设的主题顺序,卢曼笔记法是自下而上地开发主题,然后在卡片盒中不断地添加笔记,基于这个卡片盒,通过排序相关笔记的链接,来对一个主题进行整理。

卢曼笔记系统的最后一个元素是索引,他会从这个索引中引用一两条笔记,作为进入某个思路或主题的切入点。当然,带有分类收集链接的笔记是很好的切入点。

关于写作,你需要做的

记笔记也不是最关键的工作,思考、阅读、理解和提出想法才是,笔记只是它们的具体成果。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手里随时都拿一支笔

写,无疑是我们思考、阅读、学习、理解和产生想法的最佳催化剂。

如果你想长期学习某样东西,就必须把它写下来。如果你想真正理解某件事情,你就必须把它转化为自己的语言。思考既要在自己的脑子里进行,也要在纸上进行。

如果有一件事是专家们一致同意的,那就是你必须将你的想法外显化,必须把它们写下来。理查德·费曼和本杰明·富兰克林同样强调这一点。

撰写论文的步骤

  1. 记闪念笔记(fleeting notes)。你手边需要随时有记笔记的工具,以捕捉脑海中闪现的每一个想法。不必多虑如何写或者写什么。这些都是闪念笔记,仅仅是你脑海中想法的备忘录,不用想太多其他东西。可以把它们放到一个你定义为“收集箱”的地方,稍后统一处理。我通常会随身携带一个小本,但如果碰巧没带,我也会用餐巾纸或收据来写,有时候我也会用手机留下必要语音记录。如果你已经整理好自己的想法,而且时间比较宽裕,也可以跳过这一步,直接把想法写下来,作为一条已完成的永久笔记放在你的卡片盒里。

  2. 记文献笔记(literature notes)。无论你读什么,都要做笔记,写下你不想忘记的内容,或者你认为可能会在自己的思考或写作中使用的内容。文献笔记要非常简短,精心选择,并使用自己语言记录,对引文要格外挑剔,不要只是抄写,而不去真正理解其含义。最后把这些笔记和参考书目的细节一起保存在你的文献管理系统中。

  3. 记永久笔记(permanent notes)。现在打开你的卡片盒,仔细阅读你在第一步或第二步所做的笔记(最好每天一次,以及在你开始遗忘为什么记它之前),并思考它们与你自己的研究、思考或兴趣所在的相关内容有何关联。因为这里面只包含你感兴趣的东西,所以翻阅卡片盒很快就可以完成。这种笔记上的思想不是为了收集,而是为了衍生想法、论点和讨论。新的信息是否与你卡片盒里或脑海里已有的信息相互矛盾、相互一致、相互印证或相互补充?是否能把已有的想法结合起来产生新的想法?这些想法又引发了什么问题?你可以为每一个想法准确地写下一条笔记,并像为别人写作一样,使用完整的句子,标注来源,提供参考资料,并尽量做到精确、清晰和简短。此时,扔掉第一步的闪念笔记,把第二步的文献笔记放入你的文献管理系统。待所有重要的内容都进入卡片盒后,你就可以忘记它们了。

  4. 现在把你新写的永久笔记添加到卡片盒中,方法如下:

  • (1)把每一条笔记都归档在一个或多个相关的笔记后面。如果使用软件,你可以把一条笔记“放在”多个笔记后面;如果你像卢曼那样使用纸笔记笔记,就必须将笔记放在最适合的位置,并手写添加其他笔记的链接。看新笔记与哪条笔记直接相关,如果还没有与其他笔记直接相关,就把它放在最后一条笔记之后。
  • (2)给相关笔记添加链接。
  • (3)这样做是为了确保你以后能够找到这条笔记,可以从索引页链接到它,也可以在你用来作为某个讨论或话题的切入点的笔记上做一个链接。
  1. 从系统内部自下而上发展主题、问题和研究课题。你可以看看目前有什么,缺什么,出现了什么问题。通过广泛阅读来挑战和加强自己的论点,并根据了解到的新信息改变和发展自己的论点。多做笔记,进一步发展思路,看看事情的发展方向。自己跟着兴趣走,一直选择有望获得最深刻见解的那条路。以你所拥有的东西为基础,即使你的卡片盒里还没有任何东西,你也永远不会从零开始,因为你的脑海里已经有了需要检验的想法、需要挑战的观点和需要回答的问题。不要为一个主题进行头脑风暴,而是要看一下卡片盒,看看哪里已经形成了笔记链,哪里已经建立了想法群;如果另一个更有希望的想法已经成型,就不要执着于前一个想法。你对某件事情越感兴趣,就会阅读得越多,思考得越多,进而收集的笔记越多,最终越有可能从中提出问题和想法。它可能正是你一开始就感兴趣的东西,但更有可能是你的兴趣已经发生了变化,这就是洞见的作用。

  2. 一段时间后,会积攒到足够多的想法去确定一个写作主题。这时,你的主题是基于你所拥有的素材,而不是基于即将阅读的文献可能提供的未知想法。思考一下这个主题的内在联系,收集所有与之相关的笔记(大部分的相关笔记已经有了一定顺序),把它们复制到大纲软件中,并把它们按顺序排列好。看看哪些还不够,哪些是多余的。不要等着所有的东西都集齐,而是要积极思考,给自己足够的时间去阅读和记笔记,以改进你的想法、论点和架构。

  3. 把你的笔记变成初稿。不要简单地把笔记复制到手稿里,要把它们转化成连贯的内容,并将它们嵌入到你论点的上下文中,同时从笔记中得出你的论点。检查论点中的漏洞,想办法完善或改变论点。

  4. 编辑、校对你的稿子。拍拍自己的肩膀,然后开始写下一篇文稿。

我们一生中会不断遇见有趣的想法,而其中只有一小部分对我们打算要写的那篇论文有用,为什么要让它们浪费掉呢?做个笔记,并将其添加到你的卡片盒中。新卡片会进一步改善已有的卡片。每一个想法都会增加群聚效应的临界量,最后你可以把一个个单纯的想法集合起来,变成一个想法生成器。

关于写作,你需要具备的能力

卢曼卡片盒笔记法的核心理念——专注于事情的根本,而不是把事情不必要地复杂化。

我们所需要的就是一个不受干扰而可以专心思考的大脑和一个可靠的笔记系统,其他都是多余的。

我们阅读和书写时,需要四种工具。

  • 书写工具(纸和笔亦可)。
  • 文献管理工具(如Zotero,Citavi,或者其他最适合的软件工具)。
  • 卡片盒(纸质或者应用程序形式)。
  • 编辑工具(Word,LaTex,或者其他最适合的工具)。

首先是可以用来书写的东西。无论何时何地,想法会突然出现在你的脑海中,这时候你需要一些东西来记录这些想法。你用什么都可以,但必须是在记录时不用多想、不会分散注意力,不会太麻烦。笔记本、餐巾纸、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一个应用软件都可以。这些笔记并不是要永久保存,它们很快就会被删除或扔掉,它只是用来启发思路,并不是为了记录思想本身,记录思想需要时间来组织适当的句子并核查事实。我建议你随时带着笔和纸,就简单性而言,很少有东西能胜过它们。如果你使用其他工具,必须确保最后把所有的东西都集中放在一个地方,比如一个收集箱或类似的东西,最好能在一天之内快速处理这些记录。

其次是文献管理系统。使用文献管理系统有两个目的:收集参考文献和你在阅读过程中做的笔记。我强烈建议使用像Zotero这样的免费软件,它可以让你通过浏览器插件或只需输入国际标准书号(ISBN)或数字对象标识符(DOI)就可以自动生成新的记录。Zotero软件还可以植入到Microsoft Word、OpenOffice、LibreOffice和NeoOffice等软件中,这样你不必输入参考文献就可以插入引文。这不仅让事情变得更简单,也避免了添加、编辑或删除多余的参考资料时把资料弄乱。你还可以轻松地修改格式以符合你的导师或你打算投稿的期刊所要求的标准。你可以为每个条目自动生成笔记,但如果你喜欢在这个阶段手写笔记,并将其链接到参考文献,也是可以的。在这种情况下,你只要给笔记写上标准化的标题,比如“AuthorYear”,并将它们按字母顺序放在一个地方即可。你可以在Zotero网站免费下载Zotero软件,takesmartnote网站上有所有推荐软件的链接。如果你喜欢或已经在使用其他同样简单的软件,就没有必要再改用别的。

再次是卡片盒。有些人喜欢用传统的纸质卡片和木制卡片盒,这没问题,反正电脑只能加快工作中相对较小的一部分,比如添加链接和编辑资料格式,并不能加快工作中的主要部分——思考、阅读和理解。你所需要的只是和明信片差不多大小的纸片(卢曼用的是A6大小的卡片)和一个存放它们的盒子。尽管手写有明显的好处,我还是推荐使用数字版的应用程序,至少携带方便。虽然你可以用任何一款允许设置链接和标签的程序(比如印象笔记或维基程序)来模拟卢曼卡片盒,但是我强烈建议你使用像Obsidian或Roam Research这类支持反向链接的笔记工具,又或者是专门为这类笔记系统设计的其他工具(如Zettlr或ZKN3),并且我会在我的网站上更新推荐的应用程序清单。

最后是编辑器。如果你使用Zotero软件,我建议使用它所兼容的编辑器之一(MicrosoftWord,OpenOffice,LibreOffice或NeoOffice),有了它,你就不必一字字地手动输入每一条参考资料,这会让你的生活变得轻松很多。单单依靠编辑器当然无法改进一个论点,但除此以外,堪称完美。

第二章 有效写作的四个基本原则

1. 写作是唯一重要的事情

柏林洪堡大学(the H umboldt U niversity of Berlin)的创始人、著名探险家亚历山大·冯·洪堡(Alexander von H umboldt)的哥哥威廉·冯·洪堡(Wilhelm von H umboldt)所说,教授不是为了学生而存在的,学生也不是为了教授而存在的,两者都只为真理而存在,而真理永远属于公共事务。

2. 简洁是最重要的

卡片盒是学术界的集装箱,不必将不同的想法分开存放,所有内容都被标准化成相同的格式后存到同一个卡片盒中。不需要关注中间的步骤,也不需要试图把画线法、摘抄法或其他阅读技巧发展成一门学问,所有的努力只为一个目的:发表有价值的观点。与自上而下按主题组织的存储系统相比,卢曼卡片盒笔记系统最大的优势在于越积累越有价值,而不是越积累越乱、越令人困惑。如果按主题分类,就会面临两难,要么在一个主题中加入越来越多的笔记,这样只会使笔记越来越难以被找到;要么在其中加入越来越多的主题和子主题,而这只会把混乱的情况转移到另一个层面。相比之下,传统的笔记系统是为了找到你意图搜索的东西,让你的大脑疲于回忆,而卢曼卡片盒笔记系统则是为了给你呈现你已经忘记的想法,让你的大脑专注于思考。

要达到群聚效应的最佳点,关键是要分清楚三类笔记。

  1. 闪念笔记(Fleeting Notes):这类笔记只是对收集信息起提醒作用,可以用任何一种方式来写,最后会在一两天内被扔进垃圾桶。
  2. 永久笔记(Permanent Notes):这种笔记以一种永久可以理解的方式包含了必要的信息,并且永远不会被扔掉。它们总是以同样的方式存放在同一个地方,或者是在文献管理系统中,或者按出版标准写好放在卡片盒中。
  3. 项目笔记(Project Notes):它们只与某一特定项目有关,保存在特定项目的文件夹内,项目结束后即可丢弃或存档。

永久存放在卢曼卡片盒里的笔记只有文献笔记和永久笔记。

“我把书目细节记在卡片上,并在背面写上‘第x页是这个,第y页是那个’,然后把它们放进文献卡片盒里——那里收集了我读过的所有书目”(Hagen,1997)

永久笔记不只是思想或观点的备忘录,而是以书面形式包含实际思想或观点的文本,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区别。

3. 没有人完全从零开始写作

真正长久并广泛适用的建议是,我们必须拿着笔阅读,把思想的发展过程落实到纸上,并建立一个不断增长的外部思想库。我们不会被不可靠的大脑盲目编造的计划所引导,而是被我们的兴趣、好奇心和直觉所引导,这种直觉是在阅读、思考、讨论、写作和发展思想等实质工作中形成的,这是一种不断增长的能力,并从外部反映出我们的知识和理解。

4. 让工作推动你前进

写永久笔记也是一样,它还内置了另一个反馈循环: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想法,会让我们思考自己是否真的想清楚了。

第三章 成功写作的六个步骤

1. 明确区分独立而又相关联的任务

全神贯注于每一项任务

不要一心多用

不同的任务需要不同的关注度

做专家,不做计划制订者

专家之所以能够达到精湛的水平,依赖的是亲身经验。

要想成为专家,我们需要自由地、独立地做出决定,还要经历能够帮助我们学习的必要错误。

根据德雷福斯的模型理论,正确运用学习到的规则,可以使你成为一个称职的“胜任者”(位于5层级模型中的第3层级),但它不会使你成为“精通者”(第4层级),当然也不会使你变成“专家”(第5层级)。

写下来为大脑减负

减少做决定

2. 阅读和理解

“我建议你在阅读时手里拿支笔,在小本子上记下你觉得常见的或可能有用的简短提示,因为这将是把这种痕迹印在你的记忆中的最好方法。” ——本杰明·富兰克林

阅读时要手中有笔

保持开放的心态

  • 确认是否已将任务分解,并专注于理解我们所阅读的文本;
  • 确保我们已经准确地为所阅读的内容做好笔记;
  • 找到笔记之间的关联性,并建立联系。

培养抓住要点的能力

写下来有助于真正理解

“如果你说不清楚,就表示你自己也不明白。”(John Searle)

在阅读过程中学习

为什么研究得最多、最成功的学习方法是“详细阐释”?

详细阐释意味着要真正思考所读内容的意义,思考它如何为不同的问题和主题提供信息,以及如何将其与其他知识相结合。

3. 记卡片盒笔记

有经验的学术读者通常是带着问题去阅读文本,并试图结合其他可能有用的方法。

坚持每天记几条笔记

对于学术写作而言,每天记一定数量的笔记,比每天写几页手稿更实际。

在大脑之外思考

做文献笔记是一种刻意练习,因为我们可以通过反馈知道自己是否理解了它们,而努力用我们自己的语言来表达一件事的要点,也是理解我们所读内容的最好方法。

卢曼很明确地指出:不写作,就不可能系统性地进行思考(Luhmann,1992)。

真正的思考需要某种外显化,尤其是以写作的形式进行外显化。

告别死记硬背的学习

卡片盒迫使我们提出许多阐述性的问题:它意味着什么?它与某事有什么联系?它与某事有什么区别?它与什么相似?卡片盒没有按主题分类,这是积极建立笔记之间联系的前提条件。

卡片盒则迫使我们做完全相反的事情,去阐述,去理解,去联系,从而去认真学习。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可以学会在学习机构里学不会的那些知识。

将永久笔记添加到卡片盒中 写完永久笔记后,下一步工作就是将其添加到卡片盒中。

  1. 在卡片盒中添加笔记,可以添加到你在该笔记中直接提及的笔记后面。如果没有所提及的笔记,也可以将其添加到最后一条笔记后面。之后,为添加完的笔记编上连续的号码。如果有必要再另立分支,借助一个软件系统,你可以随时在其他笔记“后面”续写其他笔记,因为每条笔记也都可以跟随在其他不同的笔记之后并因此成为不同笔记序列的一部分。
  2. 将笔记链接添加到其他已有笔记上,或者反过来,将已有笔记链接到新笔记上。
  3. 确保可以从索引中找到新添加的笔记,必要时在索引中添加一个条目,或者从与索引相连的笔记中引用索引。
  4. 构建心理模型的网格结构。

4. 发展想法

“每条笔记都是引用和反向引用系统网络中的一个元素,笔记的质量就取决于这个网格。”(Luhmann,1992)

构建主题

建立智能链接

卢曼使用了四种基本的交叉引用类型(Schmidt,2013;Schmidt,2015)。

  1. 第一类链接是那些给你提供一个主题概述的笔记上的链接。这些是直接在索引中引用的笔记,通常作为进入一个主题的切入点,而这个主题已经发展到了需要一个概述的程度,或者至少概述是有帮助的。在这样的笔记上,你可以收集与这个主题或问题相关的其他笔记的链接,最好是简短地说明在这些笔记上可以找到什么(一两个词或一句简短的话就够了)。这种笔记有助于组织思路,可以看作构建初稿的中间步骤。最重要的是,它们有助于在卡片盒中定位笔记。你需要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写一条这样的笔记。卢曼收集了25条这样的笔记。这些笔记不一定要一次写完,因为链接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这再次说明了主题是如何自然发展的。我们认为什么与一个主题相关,什么不相关,取决于我们当前的理解,并且应该相当严肃地对待这件事,因为它既定义了一个想法,也定义了它所依据的事实。我们认为什么是与一个主题相关的,以及我们如何构建它,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这种变化可能会催生另一个条结构更加充分的笔记,进而可以被看作是对前一条笔记的评论。值得庆幸的是,它不会让其他笔记变得多余。如前所述,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把索引中的条目改成这条新笔记,并/或者在旧笔记上注明新的结构现在认为更合适。

  2. 第二种链接和第一种链接类似,但重要性略有降低,它用于记录卡片盒中相邻笔记所构成集群的概述。第一类卡片记录的是对一个主题下所有笔记的概述,而无关乎这些笔记在卡片盒里的位置;而第二类卡片则是追踪卡片盒中相邻笔记所讨论的所有不同主题。由于卢曼会将新笔记插入到原有笔记之间,以在内部分支出子主题和更细分的子主题,所以会导致原来的思路经常被数百个不同的笔记所打断。因此,第二种笔记一般用于记录原有的思路。显然,这只是为了弥补纸质笔记的不足,如果我们使用应用软件,就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

  3. 还有一种链接,用来指向当前笔记在逻辑上的前一条和后一条,尽管他们在物理上并没挨着,而这也只是纸质笔记才需要的。

  4. 最常见的引用形式是普通的笔记到笔记的链接。它们除了表示两条单独笔记之间的相关联系,没有其他功能。无论笔记在卡片盒内的哪个位置,或上下文的情境是什么,通过将两条相关的笔记连接起来,都可以产生令人惊讶的新思路。这些笔记与笔记之间的联系,就像我们与熟人之间的社会关系中的“弱连接”(Granovetter,1973)——尽管他们通常不是我们的首选求助对象,但往往可以为我们提供全新而有建设性的观点。

在完成文稿的思考过程中,寻找有意义的联系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环节。

比较、纠正和区分笔记

发现问题是一件好事,因为只有这样自己才能解决问题。

将卡片盒作为思考的工具箱

将卡片盒作为创意机器

“创造力只是将事物联系起来。当你向有创造力的人询问他们是如何做某件事时,他们会感到有点内疚,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并没有真的在创造性地做事,只是看到了一些东西而已。”(史蒂夫·乔布斯)

大多数情况下,创新并不是突然间实现的结果,而是循序渐进优化的结果。

在卡片盒内思考

“有创造力的人更善于认识关系、建立联系和联想,并以一种独创的方式看待事物——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Andreasen,2014)

比较、区分和连接笔记是写好学术文章的基础,但琢磨和推敲想法才是产生洞见和卓越文章的关键。

在卡片盒里,具体而标准化的笔记格式可以允许我们把笔记放置到任意位置,进而将一条笔记添加到多个上下文中,并以一种创造性的方式对它们进行比较和组合,同时又不会忽视它们的真正含义。

通过设限来促进创造力

卢曼的经验是使用A6纸张大小的卡片。

在处理不同类型的文本或想法时,始终使用相同且简便的方法:用卡片记录想法和思想时,将文献以“在哪一页,内容是什么”的形式浓缩到一条笔记上,然后和文献的书目信息一起存放到卡片盒里,再与以相同方式写下并存放在相同地方的其他笔记建立联系。这种标准化使记笔记在技术层面变得自动化,而无须考虑笔记的组织结构。这对大脑非常有利,因为这样我们就能将为数不多的思维资源用于思考笔记内容的相关性。

5. 分享你的洞见

“写作本身可以让人发现事情的漏洞,直到把东西写下来,我才真正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并且我相信,即使你充满自信,在你开始构思一句话、一段话或一个故事的时候,你也会想到‘哦,这可能不正确’,然后不得不回过头来重新思考。”(Carol Loomis)

写作可以看作是对文稿的修改,是将一系列笔记变成具有连贯意义文字的过程,而我们每天都在记笔记,并且在卡片盒里建立联系和索引。

从头脑风暴到卡片盒风暴

从自上而下到自下而上

在兴趣的驱动下完成任务

把“写作”这个大任务分解成一个个具体的小任务,我们就能够切实地在某个时间点及时完成任务,然后进行下一步工作,由此对工作进行控制,并在必要时改变前进的方向。

完稿和修订

第一个关键点:确保文本具有结构化和灵活性。

第二个关键点:尝试同时写多个项目的手稿,这样才能发挥出卡片盒的真正威力。

放弃做计划才能成为专家

反复修改

6. 养成习惯

培养新习惯的诀窍在于,不要试图与旧习惯决裂,也不要指望通过意志力逼迫自己去做,而是要有策略地建立新习惯,并逐步取代旧习惯。

每当我们阅读时,就拿起纸和笔,把最重要、最有趣的内容记下来。

后记

学会使用卡片笔记写作法并不难。你不需要从零开始,只要在阅读时拿着笔,按照书中的建议,做好卡片笔记,并在笔记之间建立联系,越来越多的想法就会自动涌现出来,你的写作任务也会自然而然地得以推进。

卡片笔记写作法实践,重要的不是更好地记录,而是更好地思考。

不写,就无法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