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Le Deng

《邓稼先传(共和国科学拓荒者传记系列)》的读书笔记

2021-06-04 08:00
#Notes

本页面的内容来自于: 邓稼先传(共和国科学拓荒者传记系列)-许鹿希

第1章 邓稼先( 代 序)

中国男儿、中国男儿,要将只手撑天空。 长江、大河,亚洲之东,峨峨昆仑,古今多少奇丈夫,碎首黄尘,燕然勒功,至今热血犹殷红。

第2章 出生在铁砚山房

学贯中西的父亲不仅要邓稼先读中国的四书五经,同时也要他读外国的文学名著。

父亲对邓稼先的英文学习要求也很严格,亲自当启蒙老师,指点正确的学习方法,给他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第4章 在西南联大和北京大学

只要一个人有志气,物质生活环境就在其次了。人们在精神生活充实的时候,物质方面的困苦就算不得什么。

重要的是好的老师和校风。这个道理,20世纪30年代初,梅贻琦先生在清华大学任校长时曾向全体师生讲过:“所谓大学者,非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第5章 留学在普渡

枯燥的环境令人生厌,但却可以帮助学生收心。

他下死功夫读书了,过去在西南联大上学时的潇洒气派减了,增添了一份玩命似的勤奋。

邓稼先开始时生活很拮据,他只能经常去吃最简单的饭食,几片面包、一点香肠。

邓稼先在导师的指导下,夜以继日,只用了一年零十一个月的时间,便读满了学分并完成了博士论文,顺利通过答辩,获得了博士学位。时值1950年8月20日。

第6章 八年时间探索科学的奥秘

人们爱国热情的高涨绝非偶然。它植根于一个几千年来绵延不绝的泱泱大国的自尊自豪之中,它更植根于近百年来饱受欺凌而渴求富强的民族的内心深处。

1953年以后搬到了北京西郊的中关村。从1950年10月到中科院,他大约在这里工作了8年。这8年,是邓稼先进入成年以后最平稳的8年,也是他享受轻松的幸福生活时期。

新中国的50年代是历史上的黄金时期。由于中华民族是一个在近代蒙受过百年巨大耻辱的民族,开国后迸发出来的工作热情其实是从这个民族的每一个普通人的心灵深处自然流溢出来的自豪感。

第7章 1958年8月——人生的转折点

邓稼先明白,搞原子弹研制工作,就必须从此隐姓埋名,不能发表学术论文,不能公开做报告,不能出国,不能和某些朋友随便交往。不能说自己在什么地方,更不能说在干什么。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子儿女,这种秘密工作的禁忌实在太多了。它不仅伤及到一个人的名利,而且也会伤及一个人的性情。

第8章 从头做起

中国自1949年解放以来,不久就掀起了一场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运动,要求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这场运动不仅冲击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一中国古老的传统观念,而且提倡了向实践学习的科学态度和密切联系群众的优良作风。

第9章 中国原子弹理论设计的总负责人

没有任何外援,一切都得靠中国人自己去解决。美国在1945年首先研制成功了原子弹。如果说,量子力学的发展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原子弹诞生的大背景,那么,美国高度发展的工业水平和它拥有众多世界一流的科学家,则是其首先制成原子弹的小背景。

在很多方面邓稼先他们会遇到和首创者同样的困难。一切得靠中国人自己去摸索。

这好比开荒一样,满地荆棘,一切得从零做起。

感觉他的脑子似乎分成两半在同时活动,有时候这方面占上风,突然另一方面又占了上风。真正考虑科研的那一条思路是永远在工作着的。放松下来的不过是短暂的一瞬间。

读书的方法是大家读,大家讲,每一章节都有一个人做重点发言,等于是一个小教员。这种方式,非常类似尼尔斯·玻尔的风格。玻尔的工作习惯是边想边讲,进行没完没了的讨论,有的简直就是苏格拉底式的问答法。这群年轻人在讨论中也逐渐形成了一些新的物理思想,尽管他们的水平还不能和玻尔的交谈者如狄拉克、海森堡等相比。但是他们在邓稼先领导下用这种方式探索,同样收获极大。

粗估是他们在当时条件下搞科研的一项重要方法,这须有较高的学术水平,要求物理概念特别清楚。它并不拘泥于具体的精确的数字,而是把各种条件综合起来,从理论上估计出一个数量的幅度。

每个科学家不仅有自己的个性特点,而且有自己的思维特点。邓稼先对自己用粗估办法来验证问题颇有信心,甚至也很得意。

公式是困难的,需要理论水平、深刻的洞察力和做学问的灵气。

原子弹理论设计的计算中,常常把那些机灵的脑瓜塞挤得好比榆木疙瘩,使他们忍受枯燥的折磨而欲罢不能。因为他们每算一遍要有几万个网点,每个网点要算7-8个参数,每个参数要解五六个方程式,有时还需要进行替代。在20世纪60年代的计算机使用的打孔纸带子一麻包一麻包的从地面堆到房顶。不管再难、再枯燥,他们都必须把这个重要数值搞准确。否则,工作就无法继续下去。他们耐心忍受着这种疲倦和焦虑的煎熬。

邓稼先和他带领的年轻人,以他们的智慧、勤奋和无私奉献的精神,经过三年的努力,终于叩开了原子弹理论设计的大门。

第10章 出色的核武器研制工作领导人

恩来还反复强调核武器试验要“严肃认真,周到细致,稳妥可靠,万无一失”,以及“实事求是,循序渐进,坚持不懈,戒骄戒躁”。

原子弹攻关,最关键的当然是掌握基本理论和关键技术。

从基础理论研究开始,到科学实验,工程设计,加工制造,前者为后者在开辟道路,成为后者的依据和指导,而后者又不断反馈信息,给前者提出新的课题,相互衔接,相互渗透,相互促进,如同接力赛跑,一棒接过一棒向前跑……克服了人为的分割和脱节,创造了一种科研、工程和生产一体化的新体制。

第12章 新中国的第一颗原子弹

海外中国人的眼中,那菌状爆炸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花朵。

在国威的较量上,核武器是镇国之宝。

第16章 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心远地自偏”,一个人读书做事,一定要有这样的修养和境界,否则便一事无成。

第19章 附 录

1924年6月25日(农历五月十九),邓稼先出生于安徽省怀宁县城外的邓家大屋

1941年17岁,入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学号A4795。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三校合并而成的西南联大,是抗日战争时期我国的最高学府。邓稼先在此学习四年,终身受益。

1946年22岁,回到北平,任北京大学物理系助教(自1946年6月到1948年7月)

1948年24岁,在美国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物理系读研究生。他的博士论文题目为《氘核的光致蜕变》(The photo-disintegration of the deuteron )。经过近两年的努力,自1948年10月至1950年8月,邓稼先读满学分,完成了学位论文,并于1950年8月20日获得博士学位。9天后,即1950年8月29日,他登上了威尔逊总统号轮船回国。

1964年40岁,10月16日15时,中国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1967年43岁,6月17日,中国的第一颗氢弹爆炸试验成功。它的代号是639。

1986年62岁,7月29日,邓稼先逝世,享年6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