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Le Deng

《科学:无尽的前沿》的读书笔记

2021-06-01 13:00
#Notes

本页面的内容来自于: 科学:无尽的前沿-范内瓦·布什

基础研究,以布什的话来说,就是一种“在不考虑实际需求情况下”的对基础知识的寻求。他认为,基础研究填补的是一口井,而这口井正是“所有实用知识的来源”;基础研究是整个研究和创新过程的推动力量。

1. 引言

大学以及研究机构,无论公立私立,都是基础研究的中心。它们是知识和探究的源泉。只要它们充满朝气、健康发展,并且科学家们可以无所顾忌地自由追求真理,它们必然能够产生可用于解决政府、产业或其他领域实际问题的新科学知识。

广泛的科学进步源于学者的思想自由及研究自由,他们理应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探索未知,自主选择研究的方向。

2. 科学和公共福利

基础研究会带来新知识。它提供的是科学资本,是所有实际知识应用的源头活水。一切新产品和新工艺都不是突如其来、自我发育和自我生长起来的。它们都建立于新的科学原理和科学概念之上,而这些新的科学原理和科学概念则源自最纯粹的科学领域的研究。

一个依靠别人来获得基础科学知识的国家,无论其机械技能如何,其工业进步都将步履缓慢,在世界贸易中的竞争力也会非常弱。

公共和私人支持的学院和大学以及受捐赠的研究机构,都必须既孕育新的科学知识,也要成为培养职业研究人员的摇篮。这些机构因其传统和自身的特点而更加具备开展基础研究的特质。它们的责任是保存前人积累的知识,将这些知识传授给学生,并贡献各种各样的新知识。这主要是因为在这些机构中,科学家可以在一种没有成规、偏见或商业需求等压力的氛围下展开工作。它们竭尽所能为科学工作者提供强烈的团结感和安全感,以及极大程度的个人知识自由。所有这些都是关乎新知识发展的至关重要的因素,因为新知识总不免会挑战现有的信念或实践,因此肯定会引起反对。

3. 报告概要

创造新科学知识及其大多数应用的责任,全在于那些了解自然基本规律并熟练掌握科学研究技术的人。我们在任何科学前沿进步的快慢,取决于探索科学前沿的高素质人才数量的多寡。

培养科学家是一个漫长而昂贵的过程。

4. 向上捅破天,向下扎到根

我们今天的科研状况很像二战前的美国,二战前50年时间,尽管美国产业已经领先全球,但在科研上充满功利主义,不重视基础研究、基础教育,大量依赖欧洲的灯塔照耀,利用欧洲的基础研究成果,发展短平快的产业。

论文都会公开发表,可以查询的,我们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踮起脚尖,才能摸到上帝的脚。

科学的道路是漫长的、孤寂的,多少代人孜孜不倦地努力,才发现一点点真理。

5. 美国科技为什么发达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范内瓦发现美国军方工程和技术需求与当时科学家之间的研究存在极大的鸿沟。当时无论是军方还是民间,都看不太上大学里科学家所做的那些工作。而科学家呢?因为没钱,只能做一些偏理论的研究,解决不了大的工程问题。

在人才培养上,范内瓦强调了三个要点。

  1. 能做科学研究的人极少,但是要找到这极少的人需要有一个很大的基础人群。
  2. 培养科学家的时间非常长。
  3. 政府要通过提供奖学金将人才吸引到科研中。今天美国大学给研究生的最高奖学金,就是国家科学基金会的奖学金。

6. 科学,发展和幸福

报告用大量的篇幅论述了科学研究的自由必须得到保障,认为思想自由、研究自由是科学研究的基本原则。研究者的兴趣、好奇心以及想象力,不受限制地对自然科学开展自由研究,是必须得到保障的。

霍尔特则总结说:基础科学研究是整个研究和创新过程的推动力量。

改变人类科学技术发展历史的伟大报告

基础科学研究创造新的知识,它创造科学资本,它创造知识宝库,一切现实的科技运用研究都必须源自这个宝库。

基础科学研究是技术和工程创新之本,基础科学研究的突破必然刺激和开启技术和工程创新。

7. 圣灯山与科学

科学首先是非功利性的,就是人类单纯的好奇心。

我们一旦进入广袤的科学世界,一旦深入其中就会发现,学科分类就如同毛细血管一样,越是顶尖的人才,越是需要专注在一个具体而细微的领域持续长久地深入下去。

8. 以科学精神指引产业化之路

开展基础科学研究,相对保持在科技创新上的自由和自主,一定会给社会和经济带来广泛的效益。